让你的孩子从小与众不同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少年心理 > 案例分析 >

孩子丢给幼儿园4年 家人音信全无(图)

时间:2011-09-13 11:41来源:本站整理 作者: 点击:
孩子丢给幼儿园4年 家人音信全无(图)

孩子丢给幼儿园4年 家人音信全无

  8岁的郭志豪,是汝州人,到现在已在登封一家幼儿园内寄养了4年,其家人音讯全无。

  因为接收这个孩子,几年来,园长翟俊峰频遭家人抱怨。而他为了兑现当年“我帮你照看几天” 的承诺,苦苦撑到今天,眼下却感到迷茫:是把孩子送福利院,还是丢到街头不管?抑或是顶着家人的压力一直抚养着他?面对情与法的碰撞,43岁的翟俊峰纠结 得几度落泪,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  讲述

  幼儿入园后,父亲“蒸发”

  “我和老婆都下岗,希望开办幼儿园增加些收入。”昨天,在登封市苗圃幼儿园,园长翟俊峰说,幼儿园4年前开始招生,倾注了他的全部心血。

  翟俊峰称,当年开始招收孩子时,一个名叫郭俊伟的男子,衣服破旧、领着个浑身脏得像泥猴的 孩子。该男子说,他是汝州人,刚刚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,3岁半的儿子志豪判决归他抚养。他一个人独自在登封打工,难以照看孩子,希望孩子能够寄宿在幼儿 园。“一个老爷儿们,说话的时候扑通一声,给我跪了下来。”翟俊峰称,见此情形,他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,没有征求家人的意见,便把小志豪收留下来。

  小志豪入园两三个月,郭俊伟偶尔赶来询问其状况,而大多数的时候,都是园方电话告知孩子情形。“一年多过去,小志豪的爸爸就像蒸发了。打电话停机,到工地寻找见不到人,更别提交纳学习、生活费用了。”翟俊峰说,他曾带着小志豪到汝州寻找其家人,但是没有取得任何进展。

  担忧

  害怕孩子走失,6次报警

  “现在小朋友只知道他叫泽宏,并不知道志豪才是本名。”幼儿园的李老师称,翟俊峰接收这个“烫手山芋”后,为了防止有人冒充其亲友,将小志豪从幼儿园领走,索性给他重新起了个名字。

  在办公室,老师领着小志豪走来。见到陌生人,他怯怯地依偎在翟俊峰怀中,伸手从桌子上烟盒里,掏出一根烟递给翟俊峰称,“爸爸,你吸根”。

  “我们都习惯了。”翟俊峰苦涩地笑称,孩子这样称呼他,自己没有喝令他住口,“孩子太小了,正需要父母关爱的时候,我不想再伤害他。”

  然而,随着小志豪年龄的增长,像他这个年龄的男孩,每天就像一只耐不住寂寞的山猫,外面的 世界诱惑得他常走出家门,与玩伴们嬉戏、打斗抑或钻进网吧。“我不能让他单独出去。”翟俊峰说,他担心小志豪假如走失了,其父上门讨要孩子,自己没法向他 交代。“这几年,我光找他就报了6次警”。

  困惑

  是养还是丢甚为纠结

  “我的心很累!”双手捂着脸,43岁的翟俊峰像个孩子一样,伏在办公桌上哭得很伤心。翟称,这几年因为小志豪的到来,让自家的子女感到他把过多的父爱倾注到小家伙身上了。

  “按照家人的意思,想把小志豪送进福利院。”翟俊峰称,他也曾把小志豪送到福利院,当时小家伙口口声声喊他“爸爸”,工作人员见此情形,立即显得十分警觉,“称我们准备遗弃孩子,不可能办理入院手续。没有法子,我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”翟俊峰说。

  送往福利院行不通,家人也曾试图横下一条心,把小志豪丢到街头。“孩子很可爱,我们说啥也 做不到。”抹着眼泪,翟俊峰哽咽着说,时间久了,他对家人的意见早已经习惯,不再与他们争辩。就这样,他一边辛苦挣钱维持着家的营生,一边保持高度的警 觉,观察着小志豪是否消失在视野之内。

  愿望

  孩子的父母赶快现身

  今年春节,全家老少召开家庭会议表决,小志豪已经到了上学年龄,在寻找其家人的同时,要积 极想办法,为他顺利进入小学做好准备。“在这次家庭会议上,除了父母支持以外,所有人都反对继续照看这孩子。”翟俊峰无奈地说,与小志豪生活多年,两人已 经结下了浓厚父子情谊,他不忍心像丢弃小动物一样把他扔掉。

  “但很多时候,生活不单单靠信念支撑,在面临经济拮据的时候,压得人好难受。”翟俊峰说,子女们逐渐到了成家年龄,需要的开支越来越大。

  “我希望孩子的父母赶快站出来,把小志豪领走。”翟俊峰称,他不计较这几年收养小志豪,也不打算让孩子父亲再支付这笔费用,“他如果过得紧张,我可以给些帮助。希望郭俊伟的亲友站出来,提供他的相关信息,好让我把孩子安全地交还给他。”

大河网

(责任编辑:teenagert)